番外 二、无法触及

洛雨研究生毕业后,谢绝了教授给的留校的机会,他准备回b市边读博边工作。

学生会里追了他四年的学妹带着哭音问他:“你为什么一定要回去?是因为我骚扰你吗?”

这个女孩偷配了他公寓的钥匙,去给他收拾屋子做饭,只要洛雨一天没有女朋友,她就一天不放弃。最后只换来洛雨一句:“我说过,我心里有人了,不会喜欢别人的。”

女孩儿以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,可惜洛雨的心比金石都要硬。

“我说过很多次,我心里有人了,她在b市,所以我要回去。”

女孩儿哭着说:“你一点都没心动吗,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!”

洛雨冷静地说:“我喜欢的那个人从我十四岁就默默对我好,从来没要回报,你算什么?”

于是他回到了b市,苗桐告诉他,以后你总会遇到一个喜欢的女孩儿的。可这些年他遇到了那么多女孩儿,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。

他回来还是住在苗桐那个两居室的房子里,他住了很多年,已经成了他真正的家。他朋友不多,回来后先和好友穆秋小聚,又去月姨家待了一天,周末带着乔豆丁去白家吃饭。

这些年洛雨和白惜言的关系已经很缓和了,经常会互通电子邮件,他明白只有白惜言才能给苗桐带来幸福,他希望这个男人能够健康长寿。

乔豆丁对白家已经是熟门熟路,洛雨不常来,但是也不陌生。

刚打开门,一颗小子弹就从门里蹿出来,跳起来抱住他的脖子:“舅!”

夏生又长高了一点,越大越显出了白惜言童年时的模样,托着屁股抱在怀里沉甸甸的,他在孩子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:“你都多大了,还跟小狗似的扑人。”

苗桐盘膝坐在客厅里,束了个马尾,戴着眼镜笑道:“夏生,你舅舅快抱不动你了,别撒娇。”

洛雨有半年没见她了,还是那种笑容明净的样子,他的心都能沉甸甸地安稳下来,仿佛倦鸟找到了栖息的树枝。

“惜言哥呢?”

“他和张阿姨去蔬菜地那边摘蔬菜去了。”苗桐问他,“你工作和学校安排得怎么了?”

“下周末去上班,同声传译也不是每天都有工作,所以应付得来。”

“哦,那你女朋友呢,帮你收拾房子的那个,就丢在上海了?”

“性格不合,分了。”

其实根本就没有在一起过,只不过有次苗桐往他的公寓里打电话,那个女孩儿擅自接了,苗桐误以为他交了女朋友,为此洛雨气得马上找锁匠来换了锁。

“你啊,就空有一张漂亮脸蛋儿。脾气这么坏,谁愿意要你啊。”苗桐把资料扔到沙发上,“去给我倒杯水。”

“我情人节收到的巧克力比你吃过的都多!啧,来了就指使人,我是你保姆啊。”洛雨嘴上嫌弃,还是迅速地去厨房兑了杯温水给她。

她从不把他当外人,这让洛雨觉得很高兴。

他忍不住去看她,她蜷缩在沙发上认真地看着资料,长发随便扎在头顶有些稚气,还不停地咬着手中的笔头。洛雨看了她半天,她已经不年轻了,可他还是喜欢她。她就算老了,长了皱纹,也应该是个优雅美丽的老太太。这深埋在心底的爱怕是会持续一生。

白惜言从蔬菜地回来,坐到苗桐旁边亲了亲她的头顶,说:“不要看资料啦,好久没见洛雨了。”

苗桐说:“他既然回来了,还不是要天天来。”

洛雨切了一声说:“我天天来,你又要嫌我烦。”

“看你那狗脾气,我什么时候敢嫌你?”

“你哪里不敢啦?”

白惜言无奈地打圆场说:“你们不要一见面不到三句话就开始斗嘴啊。”

整整一个下午洛雨都被夏生缠着玩电动,傍晚苗桐开车先送了乔豆丁回家,又送洛雨。车开到楼下,洛雨看到一个女孩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身边放了个行李箱。天气很闷热,她不停地拿着折来的芭蕉叶扇着风。

洛雨看到她,声音都凉下来了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是教授告诉我的。”女孩儿看到他,非常高兴却又心虚,“你换了手机号,我只是过来跟你招呼。”

苗桐傻眼了:“……这位是?”

“校友。”洛雨说。

苗桐看女孩儿被蚊子咬得可怜,把她叫回家拿了水给她喝,又找出风油精给她涂。而后就把一切交给洛雨,叮嘱他跟人好好说话这才离开了。洛雨没什么好脸色,一直冷着脸,他不懂这种得了公主病的人为什么要放弃治疗。

“你可以走了,以后不要再来找我。”

女孩儿一直沉默,听了他的话也没觉得多伤心,只是说:“你喜欢的人是你这个姐姐吧?”

“胡说什么?”

“你看她的眼神,跟我看你,没什么两样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来这里就是想知道,你喜欢的人到底是谁有什么好,现在我明白了。”

洛雨说不出话来,他以为自己把心藏得很好。

女孩儿当天就离开了,她在qq上给洛雨留言:洛雨学长,我喜欢了你很多年,直到今天我第一次感觉到你的内心,你和我一样,都爱上了一个无法触及的人。

明明在眼前,却无法触及。

洛雨盯着对话框久久不能回神,半天才慢慢捂上了泛红的眼睛。